• banner1
  • banner2
  • banner3

html模版疫情阻滞货物的跨区域流通,司机在高速口排队十几个小时

李龙(化名)是一名货车司机,常年奔跑在长三角地区。然而,前几天的一次旅途,让他备受煎熬。

“从浙江湖州拉1吨重的海绵到滁州市经开区,一开始是打算从全椒东下高速,在防疫人员看到司机的行程码带*后,不让下,给出的理由是货物运输的目的地是滁州,不能从全椒下高速。”李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将车开到滁州南高速口,再次被拦阻,理由是货物运输的目的地是滁州经开区,按照规定经开区的货物一律从滁州东下高速。

在他将车开到滁州东高速口后,等待他的是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排队。

“当天凌晨2点半就到滁州东高速口了,一直在高速口堵着,到了晚上7点才出收费站。”李龙表示,造成拥堵的原因在于新冠肺炎疫情的防疫流程。

李龙表示,出了高速口,需要完成以下流程:一、出示安康码、48小时核酸报告;二、行程码,在行程码带*之后,需要做新冠病毒抗原检测;三、在抗原检测正常后,需要做核酸;四、需要填写货物所属工厂的责任认定书。

在完成这些流程后,防疫人员会给司机一张绿色的通行证。在距离防疫人员不远处,另一部分工作人员会将绿色通行证收回。

“下了高速到工厂的距离只有几公里,平常10分钟的车程,而现在走防疫流程就需要花费1个小时的时间。我的行程码带*的地点是‘芜湖’,但并没有在芜湖停留,只是过境。”李龙表示,除了高速口,县与县之间也需要“闯关”,流程与高速口的流程类似。

对于政府的防疫政策,李龙表示理解,但对于防疫流程的繁琐重复、信息不透明等现状希望得以改善。层层防疫影响到李龙的运输生意,“十几个小时都能做一单生意了,至少损失几百块钱”。

与李龙拥有类似经历的货车司机还有很多,这也是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物流难题的一个缩影。

新冠肺炎疫情及由此带来的管控措施,会阻滞货物的跨区域流通,延缓货物交付时间,这一点在货物枢纽体现得比较明显。

有业内人士表示,近期疫情对局部地区影响大,中国快递近80%靠公路货运完成。现在管制措施中,信息不互通也是一大影响因素,例如在部分地区同省不同市的司机健康码信息不互通互认。

从物流企业提供的信息看,各地对于物流的管控措施都不同。当前对物流影响较大的问题在于核酸检测困难、道路通行与园区管理强管控、用工难度增加。同时疫情影响对运输在途造成不同程度的晚点,影响订单履约时效。目前存在很多员工排队太长或下班后无处可以检测的情况,且驾驶员流动性较大,夜间做核酸困难。

西部证券研报显示,截至3月21日,3月全国主要公共物流园区的吞吐量指数日均值为105.9,同比下降14.9%,较1-2月同比增速回落4.6个百分点;3月主要快递企业分拨中心的吞吐量指数日均值为99.8,同比下降14.8%,降幅较1~2月扩大5.1个百分点。

截至3月21日,全国3月整车货运流量指数日均值同比增长2.6%,较1~2月6.2%的增速大幅回落,显示疫情对货运量的影响较为明显。分省数据来看,3月吉林、河北等受疫情影响较为严重省份整车货运流量指数同比回落幅度较大。

在“动态清零”政策未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常态化疫情防控推高了物流企业经营成本。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披露数据,2021年1-11月,我国重点物流企业物流业务成本增长33.0%,连续多月保持高位增长。(记者陆涵之对本文亦有贡献)

点击图片,一键领取“财经五件套&rdquo,凯发客户端;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王海

Copyright 2017 尊龙平台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